得得文學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董伟直播的主机游戏:主机游戏推荐的公众号

你的位置: 主机游戏推荐的公众号 > 小說庫 > 重生 > 嬌嬌
嬌嬌全本資源下載APP 蕭思睿燕瑟瑟完整未刪減版

嬌嬌紀開懷

主角:蕭思睿燕瑟瑟
完結小說《嬌嬌》是紀開懷最新寫的一本重生類小說,本小說的主角蕭思睿燕瑟瑟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燕家有女,傾國傾城,亭亭玉立,寵冠后宮。一朝家國破滅,跌入泥地,被新帝強行囚禁占有,難掩屈辱。飲下一杯毒酒,愛怨兩消,再睜眼,她回到了十六歲。瑟瑟眼波橫流,笑而不語:前世的賬正好一并算一算。...
狀態:已完結 時間:2019-05-08 11:51:05
放入書架

主机游戏推荐的公众号 www.ufmmv.icu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歸雁堂中一時安靜下來,落針可聞。

范氏從呆愣中回過神來,吩咐仆婦給客人上茶。瑟瑟聞到茶香,便知上的是父親從江西捎回來的云霧茶,暗叫不好。

云霧茶色秀而味醇,原是作為貢品的上等好茶,以蕭思睿的身份,燕家自然要拿出最好的茶來招待??繕?,這人其實是最不喜歡云霧茶的香味。

可她沒法說,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將茶盅送到嘴邊,啜了一口,又啜了一口……

瑟瑟:“……”

啜到第三口,他似乎才反應過來,眉心抽了抽,望著手中的茶盅,一副想吐又勉強忍著的模樣。

瑟瑟強忍住笑垂下頭去。所以,他剛剛到底在想什么,走神得這么厲害?卻由于這一段插曲,緊張的心情消散了許多。

半個時辰后,承安郡王繼妃先到。她二十□□的年紀,容長臉,細眉細眼的,唇邊一顆黑痣,一副精明能干的模樣。

承安郡王繼妃見到蕭思睿也嚇了一跳??資細沽爍鲅凵?壓低聲音跟她講了待會兒喬太夫人要來的事。

又過了一盞茶工夫,喬太夫人的轎輦終于出現在歸雁堂外。眾人不敢怠慢,都立在堂下迎接。蕭思睿上前,親自扶著穿著滿頭銀發的喬太夫人下了轎。

瑟瑟偷偷打量著她。喬太夫人和記憶中還是一樣的模樣,穿一件絳紫色松鶴紋褙子,紅潤的面容上,鼻梁高挺,一對眼睛湛湛生光。那是一雙叫人一見便不由心生畏懼的眼睛,此時,卻帶著點笑意,瞪了蕭思睿一眼:“你小子也有求我辦事的時候?”

蕭思睿正伸手擋著轎簾,防止它打到喬太夫人,聞言,隨口答道:“我不是怕您在家中無趣,給你找點事解悶嗎?”

偏偏他說話時神情還是一貫的嚴肅正經。

喬太夫人哭笑不得,搖了搖頭,絳色福壽紋抹額中間,拇指大的祖母綠在陽光下閃過耀眼的光。

眾人紛紛向她行禮。

喬太夫人隨和地道:“不用多禮?!?/p>

她隨和,眾人可不敢隨和,依舊恭恭敬敬的。

在場的眾人或多或少都聽說過喬太夫人的事跡:年輕的時候蕭老侯爺在外征戰,幾次軍糧短缺,全靠她籌措糧草,渡過難關;最傳奇的,有一次老侯爺外出征戰,城中空虛,北人悄悄掩襲而來,群龍無首之際,她挺身而出,穩定軍心,指揮僅剩不多的守城士兵滾木、澆油,投石……種種手段皆使出,守住城池,等到了老侯爺的大軍回救。

這樣一位巾幗不讓須眉的女中豪杰,即便不是皇后娘娘的母親,本身也足夠叫人尊敬敬畏了。

眾人進屋,分賓主坐下,喬太夫人是個爽快人,直接開口道:“既然請我和朱氏做中人,究竟怎么回事,先說一遍吧?!?/p>

孔氏搶先道:“太夫人容稟,燕二娘子淘氣落水,也不知怎的撿到了小女的荷包,非說是小女推她入水的?!?/p>

承安郡王繼妃抓到了重點:“燕家二娘子說是被縣主推下水的,有沒有人看到?”

自然是沒有的。瑟瑟早料到了她們會倒打一把,也不慌張,從容道:“別院門口,縣主已經親口承認了此事。當時一起的小娘子都聽到了,歸箭和藏弓當時都在,可以作證?!?/p>

喬太夫人看向歸箭。歸箭恭敬地道:“確實如此?!?/p>

“冤枉,”孔氏擠出幾滴淚來,拿帕子按著眼角,“當時的情景,燕小娘子咄咄逼人,小女害怕閨閣之物外流,為了拿回荷包,無奈承認了下來??燒饈率峭蟯蠣揮械?,縈兒的品行我還能不知道?要不然我也不會氣不過,上門來討個公道了?!?/p>

瑟瑟看著她唱作俱佳的表演,佩服不已:這手顛倒黑白、混淆因果的本事還真是了不得啊。燕家人性直,難怪前世會吃了大虧。

喬太夫人聲色不動,問瑟瑟:“燕小娘子,你可有話說?”

瑟瑟不慌不忙:“荷包不是我撿到的,是我從推我下水的人身上扯下來的。上面的帶子已經扯斷,當時我還回去時歸箭他們應該都看到了?!?/p>

喬太夫人看向歸箭,歸箭點了點頭。

承安郡王繼妃在一旁插了一句:“這也證明不了什么,撿到荷包后,同樣可以扯斷帶子?!?/p>

周老太君怒了:“王妃娘娘這話可沒道理,我家二丫頭無緣無故的,為什么要誣陷縣主?”

孔氏正等著她這一句,冷笑道:“老太君這話問得好,同樣,我想問一句,縈兒無緣無故的,又為什么要推你們府上的小娘子下水?說句冒昧的話,憑她的身份,縈兒還不至于將她放在眼里,哪用得上做這種事?”

為什么?為的是蔣讓,陳縈出于嫉妒才會推她??燒飧隼磧繕⒉荒芩?,一來她無法解釋為什么知道蔣讓喜歡自己;二來,說了,反而壞了自己的名聲。

孔氏見瑟瑟不說話,得意起來:“說不出來了吧。因為你根本就在說謊,你嫉妒縈兒,才會誣陷她?!?/p>

瑟瑟望著她咄咄逼人的嘴臉,心中嘆息:涉及到女兒家的陰私,一旦揭開,勢必會結下死仇。如果淮安郡王府愿意到此為止,如果孔氏沒有欺上門來,沒有這樣顛倒黑白,她也許也就永遠讓那些成為秘密了??捎行┤酥疵圓晃?,再要退讓,就是置自己、置燕家于萬劫不復之地了。

既然如此,那就怪不得她了。

她下了決心,面現害怕之色,吞吞吐吐地道:“縣主害我的理由我倒是知道,只是我不敢說?!?/p>

孔氏一愣,隨即冷笑道:“你說啊,我倒要看看你能編出什么理由?!彼使螺?,陳縈一口咬定是不小心將人推下了水,她就不信對方能說出什么理由來。

瑟瑟左右手手指輕輕絞在一起,十分不安的模樣:“我不小心窺破了縣主的秘密?!?/p>

孔氏越發不信:“什么秘密?”

瑟瑟遲疑:“真要說?”

孔氏氣勢如虹:“你說?!?/p>

瑟瑟低著頭輕聲道:“縣主思慕國子監司業家的郎君?!?/p>

孔氏又是一愣,隨即怒火上涌,一下子站了起來:“你胡說什么?”

承安郡王繼妃也變了臉色:“燕小娘子,你可要想清楚,有些話不能亂說。你若拿不出證據來,那是誣陷。誣陷朝廷敕封的縣主,可是重罪?!?/p>

瑟瑟小聲問道:“若我有證據呢?”

承安郡王繼妃和孔氏對視一眼,目露驚疑。

聽了許久的喬太夫人這才開口道:“如有證據,老身自會為你做主?!?/p>

瑟瑟感激地謝過喬太夫人,對抱月吩咐幾句。抱月出去,不一會兒,拎著一個錦袋過來,交給瑟瑟。

瑟瑟道:“里面的東西是我無意中撿到的,沒想到會惹來殺身之禍?!?/p>

這些話當然是她編造出來的,錦袋中之物正是她從陳縈的荷包中取出來的。然而,陳縈為什么害她的真相不能說,她也只有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,叫孔氏和陳縈知道被人冤枉,卻有口難言,無從辯駁的滋味。

她將錦袋呈上。喬太夫人的侍女接過遞給喬太夫人。喬太夫人打開錦袋,從中取出一方杭綢素帕,隨手抖開一看,頓時變了色。

承安郡王繼妃離她最近,不由湊過頭去,但見帕子上提著幾句詩:“一種相思,兩處閑愁。此情無計可消除,才下眉頭,卻上心頭?!弊旨S行┰慰?,應該是浸過水。帕子一角墜著一枚赤金寶相花紋的男式戒指。

承安郡王繼妃的臉色也變了:這這這,分明是用以私相授受的情詩信物。

瑟瑟提醒道:“戒指內側有字?!?/p>

喬太夫人老眼昏花,看不清楚,將東西交給身邊的侍女:“你眼神好,看看是不是有字?!筆膛悶鸞渲缸邢縛戳絲?,指著一處道:“這里有一個‘縈’字?!?/p>

喬太夫人道:“孔氏,我記得你那女兒的名就是縈?”

陳豐臉色煞白,孔氏比他鎮定些,手指死命掐住掌心道:“縈兒也許只是抄錄詩句……”帕子上的字跡一看就是陳縈的,就算喬太夫人現在不認識,也可以找來陳縈從前寫的比對,她沒法否認。

侍女忽地“咦”了聲,指著帕子道,“反面還有幾行小字?!?/p>

喬太夫人道:“念?!?/p>

侍女領命,讀道:“蔣郎見字如晤,自三月西子湖畔相會,桃花映紅,人面難覓……”

孔氏的臉色也變得煞白。她想起來了,三月,她帶著幾個兒女游湖,在湖邊遇到了蔣司業的家眷,當初縈兒的目光就頻頻落在蔣司業的小兒子身上。沒想到她膽子這樣大,竟敢做出私相授受的事來,還把這樣重要的把柄落到他人手上!

她竟然還瞞著自己!

孔氏越想越氣,越想越慌:若她告訴了自己,她們何至于一點準備都沒有,鬧到如今這般不可收拾的地步。

喬太夫人皺起眉來,問孔氏道,“令愛可是與蔣氏定親了?”

孔氏的臉一下子漲成了豬肝色,心中卻知道大局已定:女兒的名聲,淮安王府的名聲,經此一事,再也無法挽回。

對方指出了女兒推人下水的動機,也提供了完整的證據,還有證人,便是她再能顛倒黑白,這天也遮不住了。

私相授受,殺人滅口,哪一項說出去都不光彩,女兒的這輩子算是完了。這一仗,她徹底輸了。

她渾身冰冷,手腳不住發抖,若不是哽著一口氣強行撐住,幾乎癱軟在地。陳豐見狀不對,忙攙扶住她。她一把推開兒子,勉強挺直脊背,抖著嗓子道:“是我教女不嚴?!?/p>

承安郡王繼妃也臉色難看,卻也無話可說。

她們怎么也沒想到,以她們的身份,聯手對付一個小小的燕家女,竟會偷雞不著蝕把米,非但沒能奈何得了人家,還將陳縈徹底葬送,甚至連整個淮安郡王府都為之蒙羞。

陳縈的父親原本很有希望爭奪世子之位,經此一事,再也無望。從此后,他們這一房,在郡王府再也抬不起頭。

孔氏越想越恨,越想越怕,想到丈夫若是知道此事,只怕生啖了她們母女的心都有,整個身子都開始發抖。她胡**代了幾句場面話,想要離開。

瑟瑟又叫住她。

“夫人,”小姑娘望著她,笑容依舊甜蜜,只是在孔氏眼里,這笑容不啻于惡魔?!凹熱恢っ髁宋也皇俏芟菹刂?,你先前的賠罪的承諾總該兌現了吧?”

*

孔氏灰溜溜地走了,臨走前忍辱答應,待陳縈傷好,便如自己承諾般,帶著她來向瑟瑟磕頭賠罪,隨后送入寺廟,以贖此罪。

她也不敢不答應,有喬太夫人和蕭思睿兩尊大佛坐鎮,由不得她說話不算話。

事情已了,蕭思睿親自送喬太夫人回去。臨走前,喬太夫人把瑟瑟叫到面前,仔細打量了她一番,露出笑意:“果然是個可人的小娘子,難怪阿睿疼愛?!貝油笊賢氏亂桓鏊芳玫聶浯滹磣由土慫?。

瑟瑟受寵若驚。要知道,前世,即使身為陳括的貴妃,喬太夫人照樣看不上她,連個正眼都吝于給,更休提這樣和顏悅色地賞見面禮了。

蕭思睿卻道:“您的好東西多著呢,就送這個也忒小氣了吧?!?/p>

喬太夫人詫異地看了他一眼,對跟在身邊的媽媽笑道:“你聽聽,你聽聽,這是真疼新認的外甥女兒呀,都想著幫她算計我的東西了?!?/p>

那媽媽也笑:“九郎君是不和您見外?!畢羲堿T謐逯行芯?,鎮北侯府的人向來這么稱呼他慣了。

瑟瑟忙道:“太夫人,您不要聽睿舅舅的,這個鐲子已經太貴重了?!?/p>

喬太夫人笑道:“這有什么貴重的。我今日沒準備,趕明兒去我那兒玩,我庫里有好些漂亮的首飾適合你這個年紀的小娘子?!?/p>

瑟瑟答應也不是,推辭也不是。喬太夫人對她另眼相看全是看在蕭思睿的份上,然而,蕭思睿認她為外甥女可不是為了抬舉她,未必愿意她和蕭家人走得太近。她不由下意識地看向蕭思睿。

蕭思睿道:“還不謝過太夫人?”

這是要她答應下來了?

瑟瑟想了想,大大方方地謝過了喬太夫人。

喬太夫人果然很高興,和她約好了再見的時間,依舊由蕭思睿扶著上了轎。轎子啟步,蕭思睿的車在門外,先步行相隨。瑟瑟忍不住追了一步,喊道:“睿舅舅?!?/p>

蕭思?;贗房此?,依舊是素來平靜冷淡的模樣。

瑟瑟欲言又止,終究只是襝衽一禮:“今日多謝你了?!?/p>

蕭思睿道:“我并沒有做什么,要謝,也該謝太夫人?!?/p>

瑟瑟含笑:“太夫人自然也該謝的?!笨扇裘揮興?,喬太夫人怎么會幫她?這個人情,她終究是欠下了。

蕭思睿深深看了她一眼,沒有再說什么,轉身離去。

燕家人如在夢中,斷沒想到瑟瑟竟有這個機遇,引來這樣兩位大人物的垂青。但不管如何,?;餼?,實在值得慶賀。

歡樂的氣氛一直延續到晚膳后,幾個小輩陪著周老太君說說笑笑,松鶴堂中比平時還要熱鬧幾分。范夫人匆匆走入,神情緊張地道:“宮里來人了?!?/p>

室中靜寂下來,周老太君詫異:“宮里,哪個宮里?”

范夫人道:“還能有哪個宮?”

一屋子的女人頓時面面相覷,差點以為聽錯了,以燕家的身份地位,“宮里”兩字委實離她們的生活實在太遠了。

如今,又有什么事?

范夫人道:“皇后娘娘宣瑟瑟明日入宮覲見?!?/p>

    1. 現代小說

      得得文學網現代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現代小說大全,打造現代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現代小說免費閱讀??聰執∷?,就上得得文學網。

    1. 江湖恩怨小說

      得得文學網江湖恩怨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江湖恩怨小說大全,打造江湖恩怨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江湖恩怨小說免費閱讀??唇髟剮∷?,就上得得文學網。

    1. 修仙小說

      得得文學網修仙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修仙小說大全,打造修仙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修仙小說免費閱讀??蔥尷尚∷?,就上得得文學網。

    1. 民國小說

      得得文學網民國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民國小說大全,打造民國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民國小說免費閱讀??疵窆∷?,就上得得文學網。

    最新小說

    書友評價

    編輯推薦

    熱門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