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得文學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wii装在主机游戏:主机游戏推荐的公众号

你的位置: 主机游戏推荐的公众号 > 小說庫 > 都市 > 美女的護身狂兵
《美女的護身狂兵》趙龍由夢章節目錄精彩閱讀

美女的護身狂兵冷海隱士

主角:趙龍由夢
火爆新書《美女的護身狂兵》由冷海隱士傾心創作的一本都市言情類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趙龍由夢,書中主要講述了:一名傳奇警衛,超凡脫俗的風流史;一位中華英雄,在世界掀起的強烈風暴;一個熱血男兒,在花花大都市里的快意縱橫。 震驚世界的驚世絕技,絕非虛構。 多少俏美佳人,為他芳心蕩漾;多少英雄驕子,為他兩肋插刀,成...
狀態:連載中 時間:2019-05-27 11:03:26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主机游戏推荐的公众号 www.ufmmv.icu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  我加大馬力,很快便回到首長處,此時張秘書已經按我的話做好了部署,應急分隊也施展‘草上飛神功’跑步趕到。望著張秘書一臉焦急的樣子,我拍了拍他的肩膀,安慰道:“張秘書,放心吧,不會有事。這次是我做的安排,出事我擔著?!?br/>
  我迅速做了個簡單的動員,然后安排好應急分隊的同志上了車,還有幾個服務員、公務員、司機,交錯乘車。說白了,現在,我們都是首長的替死鬼,恐怖分子搞恐怖襲擊,一般都有很強的政治目的,或是受反華勢力驅使,或是借機制造動亂。我們此行如果成功,可以全俘攔截的不法分子,反之,則有可能被恐怖分子識破,甚至是全員覆沒,永遠地葬身在他們的槍口之下。

  我看了看時間,還有五分鐘的空隙,于是湊近張秘書身邊,囑咐道:“張秘書,這件事情暫時不要驚動駐地部隊和公安局,尤其是在沒有查清內鬼之前?!?br/>
  張秘書只是連連點頭,顯然,他對這種緊急情況的處理經驗不是很足。我能感覺得到,他的心中速度,一定比劉翔跑的還快……

  上車后,我身邊的由夢透過窗戶望著出了冷汗的張秘書,搖頭嘆息道:“真想不到張秘書竟然是個花而不實的角色。平時警衛理論講的挺好挺深刻,一到關鍵時候就傻眼了?;共蝗縋閼飧齦嶄輾值絞壯ごΣ瘓玫男≈形?!依我看啊,你倒像是個能拇指千軍萬馬的將軍,遇事不驚,但思路清晰……”

  我沒理會由夢,再一看表,馬上掏出車隊聯線對講機,一聲令下:“出發!”

  車隊出了大院,緊接著又出了警衛區。

  路線哨兵們崇敬地向車隊敬禮,他們還不知道,這個車隊里,根本沒有什么首長。

  道路兩旁的白楊,整齊地延伸著,偶爾會有幾片落葉掉到車窗上,一晃而過。我能猜測出,現在,車隊里的所有人,都緊繃了一顆心,包括我身邊的由夢,她嚼了一塊綠箭口香糖,雖然面目平靜地凝視著前方,但我想她的內心,一定不會平靜。

  十分鐘后,玉門橋漸漸地出現在了視線當中。

  我和由夢馬上提高了警惕,緊握手槍,打開保險,一左一右地拿目光掃視著周圍的地形、地物。同時,我用車隊內線對講機喊了一聲:“提高警惕。應急分隊,做好處突準備!”這一刻,外表平靜的車隊里,其實已經全副武裝,只等敵人的出現。

  突然間,一陣挺大的秋風飄起,玉門橋旁邊的幾棵參天大樹,樹枝輕搖,雪花般的樹葉像減速的流星一樣匆匆滑落,竟然有一片正巧落在了橋頭加崗的武警戰士的帽子上。

  那位武警戰士沒覺察到,只是迅速抬手,向車隊敬了一個標準的舉手禮。

  由夢一邊警惕地掃瞄著周圍,一邊輕聲問我:“趙龍,發現什么了沒有?”

  我搖頭:“沒有?!?br/>
  由夢道:“難道,上級的情報有誤?”

  我道:“不可能?!?br/>
  車隊繼續前行,害怕引起恐怖分子的懷疑,我沒有下令讓車隊放慢車速,而是繼續勻速地向前行駛,我打開了對講機,詢問了一下開道警車的情況,那邊報告一切良好。我透過車窗朝外面窺視著,除了有一陣陣凌亂的秋風外,并無太多異樣,我身邊的由夢拿手槍在手上玩兒起了花樣,兩眼炯炯地盯著窗外,不敢有絲毫懈怠。對于我們特級警衛人員來說,‘警惕’二字是最重要的,哪怕是再風平浪靜的環境下,也必須保持足夠的警惕,否則后果不堪設想。

  道路兩側加崗的加勤哨兵,隨著車隊的臨近紛紛敬禮注視,我有些納悶兒,在這每隔十幾米就有一崗的地方,怎么會有恐怖分子潛伏呢?消息到底可靠不可靠?

  車隊行至木河街,道路兩旁是零星的破舊房舍和一望無際的白楊林,這里距離北京市里還有一段距離,北京的半郊區建設漏洞較大,很多地方的發展水平還相當于農村的鄉鎮水平。職業的敏銳性提醒我,這個地方很容易‘藏污納垢’。

  我再次用內聯對講機通知車隊提高警惕,自己則注視著兩旁的房舍和白楊林,只要一有動靜,潛伏在車里的應急分隊便會傾巢而出,將對方一舉制服。

  然而周圍依然是一副風平浪靜的樣子。

  **脆點了一支煙,但剛吸了兩口,由夢就猛地拿手揮過我的嘴角,香煙被她掠奪而去,丟進了車內的煙灰盒里?!笆裁詞焙蛄?,還有心思抽煙?”由夢一邊觀察著前面的情況,一邊目不斜視地埋怨我。我輕輕一笑,卻也不反駁。

  猛地,我發現道路右側的一處房舍的門微微動了一下,緊接著,門被推開,一群戴著黑色頭罩的男子手持鐵棍沖了出來。

  我腦袋轟了一下,趕快用內聯對講機迅速下達命令道:“應急分隊,開始行動!”然后我握著手槍,跟由夢相視一下,迅速地停車,開門,沖了下去。

  難道,這伙黑色頭罩男子,就是由局長通知的要攔截首長車輛的恐怖分子?

  果然,這群男子徑直擋在了車隊最前側,迅速站成一排,路邊加勤的哨兵們頓時驚慌失措,紛紛沖上來試圖?;な壯こ盜?。說時遲那時快,車隊上潛伏的應急武裝分隊,迅速展開一級警衛隊形,與黑頭罩眾人形成了對峙局面。

  這些人足有十幾個,根據其行動速度,我能判斷出,這是一伙訓練有序的慣犯,如今形勢異常危險,我一只手拿手槍對準他們,一只手按響了腰間的警報器,請求支援。我身邊的由夢和我背對背,悄聲對我道:“趙龍,怎么辦,他們好像是有備而來?!?br/>
  我輕聲回道:“再看看?!?br/>
  恐怖分子的氣餡極其囂張,站在中間的一個將手中的鐵棍晃了晃,口出狂言道:“呵,沒想到你們的機動能力這么強,我們還是低估了你們?!?br/>
  我沒工夫跟他們廢話,沖已經擺好隊形的應急分隊命令道:“二級方案?!?br/>
  此言一出,十幾名應急分隊隊員,迅速端著武器,將恐怖分子圍在了中央。

  不過說實話,我很納悶。根據我以往的經驗,眼前這些黑面罩分子的舉止明顯不合邏輯。按照常規來講,恐怖分子怎么會手持鐵棍而不是帶著殺傷性武器?而且,他們怎么會從旁邊的房舍中突然沖了出來?按照警衛規則,現場的地形地物,都會被加勤警衛提前清查數遍,十幾個人藏在屋子里,難道就沒有加勤警衛發現?加勤公安干屁用?加勤武警干屁用?媽的,回頭再找他們算賬!

  雖然現在我們已經將局勢控制住,對方又沒帶槍支,但是誰敢肯定,他們身上沒綁炸藥?那些不要命的‘人體炸彈’,我可是見識過多次了。更何況,他們究竟是何目的呢?難道,只是單純地想攔阻首長車輛?

  待應急分隊緩步對他們進行圍籠的時候,這些黑罩男子也迅速形成了一個圈兒,手持鐵棍面向我們,我看不清他們的面目,但是可以初步肯定,這不是國外潛入的恐怖分子,應該是國內的反政府團伙。我槍指前方,厲聲喊道:“知趣的就乖乖就擒,手抱頭靠墻!”

  其中有個黑面罩男子冷笑道:“笑話。就你們幾個,想威脅我們?”

  我從來沒遇到過這么不知深淺的敵人,面對十幾個黑洞洞的槍口,竟然還如此鎮定。要知道,普通的恐怖分子見了我們,此情此景,肯定會想辦法逃之夭夭,但他們竟然絲毫沒有膽怯的意思,反而個個胸有成竹,不把我們放在眼里。

  如果不是我們有嚴格的使用武器的規定,我非得一槍打斷這人的一條腿!

  “那就試試看吧!”我將手槍瀟灑地**口袋,一揮手,應急分隊十幾名精英迅速撲了上去,在沒有得到我的允許之前,他們不敢私自使用武器,而是手持警棍與恐怖分子展開了近身肉搏。

  由夢也收了槍,想上前一起參與搏斗,我拉住她,道:“別急,注意看?!?br/>
  由夢也倒聽話,從口袋里掏出一顆口香糖丟進嘴里,嚼了起來?!敖裉焓竊趺椿厥擄??我怎么總感覺事情不些不對頭?!?br/>
  我叼了一支煙,笑道:“我早就感覺到事情不對頭了?!蔽頤榱艘謊壅誆分械牡形宜?,很顯然,應急分隊處于劣勢,恐怖分子個個兇勇擅戰,出手不凡。但是說實話,我已經在這些恐怖分子身上找出了破綻……其實他們——

  這時候,加勤的公安和武警干部都已經驅車趕到,見我和由夢都如此從容,而應急分隊卻與敵人打的不可開交,幾個公安、武警干部指揮部隊攜槍就位,公安局喬隊長湊過來問我道:“趙參謀,這次是什么人搗亂?”

  我輕輕一笑,反問道:“這個,喬隊長應該比我清楚吧?”

  喬隊長猛地一愣,緊張地正了正公安制服,笑問:“趙參謀在開什么玩笑?”

  我淡然一笑,捏了一下鼻子,轉過身去。

  由夢蹭了蹭我的肩膀,道:“趙龍,我們上去吧,應急分隊真是一群飯桶,他們好像對付不了!”由夢猛地將口里的泡泡糖噴出,一副欲將出手的樣子。她的眉頭輕輕皺起,異常俏美,頗顯冷美人風采。如果世界要是舉行個‘皺眉美女選拔’大賽,由夢肯定能拿冠軍,這丫頭,不管是以一副什么樣的表情示人,都彰顯出無窮的嬌媚與氣宇。

  我輕輕一擺手,搖了搖頭,道:“不用。我親自來?!?br/>
  我回頭瞄了一眼喬隊長,他正拿一雙撲朔的眼睛望著我,仿佛藏著什么不為人知的秘密。

  而這個秘密,其實就在一分鐘前,我已經知道了。

  (二)

  由夢卻搖著喬隊長的胳膊,示意道:“老喬,要不咱也陪這些不知深淺的家伙玩玩兒?”她一邊說著,一邊摁了摁拳頭,關節咔咔作響。

  我聽著由夢關節的呼聲,暗笑一聲,心想多嫩的小手啊,竟然也能被摁的咔咔響。

  我輕輕地走近,耳邊徘徊著應急分隊隊員們的哎喲聲,這些恐怖分子的確不同凡響,出手快、穩、準。但是我能看的出來,他們好像并沒有往隊員們要害部位打,也沒有那種‘趕盡殺絕’的樣子,僅憑這一點,我又加深了自己的判斷。

  我的靠近,讓那些黑面罩男子膽怯地放慢了攻擊速度,我甚至能察覺到,他們竟然不約而同地靠墻退了兩步……我胸有成竹地一笑,朝人群狠狠地喊了一聲:“住手!”

  我這兩個字一出,應急分隊隊員們、由夢、還有公安武警的加勤干部戰士們,都不解地望著我,不知道我在搞什么名堂。

  沖突暫時告停,我又沖那十幾位戴黑色面罩的恐怖分子冷笑道:“幾位仁兄,還用我親自揭開你們神秘的面紗嗎?”

  此言一出,更是震驚全場。

  這些手持鐵棍的哥們兒身體有些顫抖,不約而同地望著我,我感到他們一定緊張的要命。這時候由夢也湊了上來,不解地俏眉緊皺,問道:“趙龍,你在搞什么名堂?”

  我一擺手,指向面前那些黑面罩男子:“問問他們嘍?!?br/>
  “他們?”由夢愕然。

  我見由夢還沒看出端倪,猛地笑了。

  那幾個黑面罩分子望著我,卻也沒有任何行動。

  應急分隊隊長倒是個‘見風使舵’的角色,他跟隊員們使了使眼色,想要攻其不備。我當然看得出他們的小把戲,沖他們一擺手,制止了他們。然后,我走到這些黑面罩男子面前,點了一支煙挨個打量了起來。他們戴的黑面罩不是那種‘**’類型的,因此除了面部的輪廓和眼神,根本無法分辨對方的身份。但是我,卻認出了他們。

  確切地說,他們哪是什么恐怖分子啊,他們明明就是特衛局警衛隊的隊員!

  我從一開始就很懷疑,這明顯不合邏輯,在如此強勢的警衛隊伍眼皮子底下,會有人潛伏在旁邊的小屋子里,這合理嗎?還有,這些人見了武器好像并不怎么害怕,很明顯熟知我們的武器使用規定,知道我們在什么情況下才能使用武器。其次,我還發現了很多細節方面的東西,進而確認了他們的身份。

  因此,我判定,這應該是一次近乎荒唐的考驗或者是演習!策劃者就是特衛局的頭號人物——由期桂。

  但我現在沒心思想太多,我必須要進一步弄清真相。

  這時候公安和武警的加勤干部也湊了上來,其實他們心中都裝滿了疑惑,包括由夢也是如此,他們一定覺得自己看到的不是真的,是幻覺。因為那幾個黑面罩男子好像都很怕我,在我接近的時候,他們在后退,甚至身體有些顫抖。

  “孫世榮!劉全!趙春旺!”

  我對著黑面罩喊出了三個人的名字。

  更是一場震驚。這次不僅震驚了公安和武警干部,就連那十幾個黑面罩男子,也震住了。

  其中一個嘿嘿一笑,迅速地摘下了黑色面罩,一張英俊、剛毅的臉龐出現在面前,由夢眼睛一亮,大喊了一聲:“孫世榮,真的是你們?你們在搞什么名堂?”

  其它幾個黑面罩男子也隨之摘下了面罩,沖我呵呵直笑。

  這些人我和由夢都認識,他們都是警衛隊的隊員!

  公安局喬隊長驚訝地走近我,臉上的神秘之色緩解開來。他羨慕地望著我,不可思議地道:“趙參謀,以前別人把你說的神乎其神我還不信,今天,我算是服了?!?br/>
  剛剛解下面罩的孫世榮一把握住我的手,其它假扮恐怖分子的隊員也都紛紛湊了過來,有的給我遞煙,有的給我點火。孫世榮頗感意外地感慨道:“惡(我)地神啊,趙參謀你太偉大了,你是怎么發現是我們的?”

  我吸了一口煙,笑道:“人可以蒙面戴面具,但是有些習慣是很難改變的,你腳上穿的棕色皮鞋已經徹底把你出賣了?;褂辛躒?,喜歡穿綠色軍襪,趙春旺,褲子總是忘記拉拉鏈兒。這三個細節在一塊出現,難道會是巧合嗎?還有,你們見了我個個動作緊張,更說明你們認識我,而且不是一般的‘認識’?!?br/>
  趙春旺趕緊把褲子拉鏈拉上,臉上羞的通紅,其它隊員一陣竊笑。孫世榮像是崇拜明星一樣地望著我,笑道:“趙參謀果然是明察秋毫,我是服了。唉,剛才我們還真怕你會出手,你的拳腳我們在警衛隊的時候就領教了,能不害怕嗎?你可是打遍警衛隊無敵手的超級散打王……”

  這話我愛聽,回想起在警衛隊的些許事跡來,咱還真值得驕傲。但由夢卻一股義憤的神情,繃起手指在孫世榮腦袋上彈了一下,催促道:“老實交待,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們為什么要假扮恐怖分子攔車?”

  孫世榮苦笑道:“我們也是執行命令??!”

  由夢又望了望公安局的二級警司喬隊長,一副虎視眈眈的俠女氣勢,喬隊長僵硬地一笑,趕忙解釋道:“由參謀,我一樣,我也是受了你們由局長之托,才和他們聯合起來導演這場戲的。你知道的,由局長一個上將,別說是我,就是我們局長,甚至是公安部周部長,都得給他面子!”

  現在,事情算是水落石出了,這完全是由局長親手導演的一場鬧劇!

  我心里雖然對他的做法很是不滿,但卻沒有牢騷的權利。因為現在不是牢騷的時候。

  料想時間不多了,我沖由夢使了個眼色,跟眾人辭行后,驅車趕往首長處。

  在車上,我忍不住地埋怨道:“太荒唐了,簡直太荒唐了。由局長怎么能這樣呢?他難道不知道這樣很危險嗎?考驗首長處警衛的應急能力,也不能這樣做??!要是出了人命怎么辦?”

  由夢卻極力地為由局長辯解道:“趙龍啊,你要明白由局長的一片苦心啊。警衛工作,必須保證萬無一失。由局長不失時機地考驗一下我們的實際處突能力,難道不應該嗎?”

  我叼了一支煙,摸著鼻子怒道:“考驗的方式有很多種,為什么要選擇這一種?你要知道,我們拿的都是真槍實彈,要是真走了火,就會有戰友掛掉!”

  由夢道:“行了行了,消消氣吧?!?br/>
  我說:“我消不了?!?br/>
  由夢騰出一只纖纖細手,在我胸口揉了揉,繼續勸慰道:“你不會那么小心眼兒吧?對于我們來說,領導做的,永遠是對的。你忘了警衛隊教官給我們出的一道單選題目嗎?A:領導永遠是對的。B:如果領導錯了,請參照選項A執行……別再義憤填膺了好不好,大不了到Y國后,我請你吃特色菜去?!?br/>
  我平定了一下心情,望著俏麗如天使的由夢,不再說話。但是我心里涌進了一股信念,等陪C首長出訪Y國回來,我一定要去找由局長理論理論。我認為這簡直是一場無知的鬧劇,太荒唐了。

  隨后,由夢又講了幾件由局長的‘豐功偉績’,試圖借此淡化我對由局長的偏見。其實我對由局長還是很尊重很欽佩的,只是他的這件事情,做的實在太過分。我看人不會戴有色眼鏡,不管你是平民百姓也好,還是省長將軍也好,你做的對,我佩服,你做的不對,我就要管一管!

  回到首長處,張秘書等人已經接到了由局長的通知,知道了攔車事件的真相,因此推遲了出發時間。

  車隊歸位,一切就緒后,首長車隊正式踏上了趕往機場的征程。

  坐上專機,若干個小時后,專機停落在Y國的莫林哈妮機場。

  我們下榻在Y國的國家賓館伊路村窘大賓館里,Y國總統很熱情,在我們房間外圍加派了很多警衛,并安排好了服務人員。收拾好房間后,服務人員端來了各式各樣的果盤。之后,張秘書帶領我們幾個警衛進一步研究警衛方案。

  五分鐘后,一個Y國工作人員敲開了值班室的門,很有禮貌地問道:“請問哪位是趙龍先生?”她說的是中文,而且很標準。一般情況下,各國接待外賓的服務人員,都要通曉該國的語言,這是必須的。

  我站了起來,疑惑地道:“我就是?!?br/>
  工作人員道:“我們小姐想見您?!?br/>
  我一愣:“你們小姐?”

  工作人員解釋道:“是啊。我們小姐就是……總統先生的女兒,伊塔芬麗公主?!?br/>
  我頓感詫異,心想總統的女兒認識我嗎?

  張秘書和由夢等同事也都不解地望著我,我沖他們無辜地一擺手,表示自己不知情。然后我對工作人員道:“好的,我馬上去?!彼淙恍睦鏌苫?,但還是要接受,畢竟是Y國總統女兒的邀請,如果不接受,就顯得太失禮了。

  工作人員道:“請跟我來?!?br/>
  我一頭霧水地跟著工作人員,出了Y國伊路村窘國賓館。

  我跟著工作人員來到了國賓旁邊一幢紅色小樓旁邊,這幢小樓很漂亮也很華麗,通體紅色,共分三層,有些歐式風格。進入別墅,門內身穿紅色禮服的侍生向我致以攬胸禮,我還禮后,隨工作人員乘電梯上了二樓。

  來到一個橢圓形的門前,工作人員用Y國語言跟里面說了幾句話后,門被打開,工作人員隨之離開。

  屋子里出奇地安靜,但我并沒有看到總統女兒的身影。

  職業的敏感性,讓我意識到,情況不妙!

  正當我詫異之時,突然一陣嗖嗖的風聲響起,剎那間,一個蒙面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揮舞著拳頭朝我面部襲了過來。

  我條件反射地微微一退步,緊接著擺出格斗式,左手變掌,恰到好處地用掌心抵擋住了來犯之拳。

  一陣愜意的香風撲面而來。

  毫無疑問,蒙面的是位女子。她臉上裹了一條半透明的絲巾,能讓人很容易鑒賞到她美麗的輪廓。

  但是這個陌生的女子為什么要偷襲我?

  正在我遲疑之際,女子突然一閃身,繞到我身體右側,又朝著我的腹部襲來一拳。

  我微微一側身,避過,想要還手卻力不從心,畢竟對方是個女子,而且出現在總統女兒的房間里,必定不是一般人。然而我實在是詫異,自己剛到Y國,與任何人都沒有結下仇怨,總統女兒把我招呼到這里,又派蒙面女子偷襲我,究竟是何用意?

  蒙面女子見我只是避讓卻不還手,不由得加緊了攻擊力度。又施展了幾拳被我避過后,她后退了半步,突然一側身子,一個很標準但無太大力道的擺腿,朝我飛了過來。

  這次我沒再避讓,而是順勢弓了一下身子,稍一沉肩,用右臂架住了這條來犯之腿。

  但這一瞬間,我被驚住了。

  這一條纖長細膩的**,透露著一種美女身上特有的芳澤。那只漂亮的水晶女式涼鞋中,裹束著一只漂亮精致的小腳。她身上的長裙由于身體傾斜的緣故,滑至了大腿根部,整個一條**躍然眼底,白皙剔透,光澤圓潤。

  一時間我竟然不知如何是好,正想松手,卻沒想到這女子的基本功太差了,經由我這一架,再一緊張之下,頓時喪失了身體重心,身子朝后面倒了下去。

  見此情景,我趕快一上步,用一只胳膊架在了女子脖頸之后,托住了她,然后順勢一扭身體,帶動著女子來了個180度旋轉后,幫她找回了重心,她穩穩地枕在了我的臂彎之上。

  我正想松手,卻見女子臉上的面紗,突然自動滑落了下來。

  出現在我面前的,是一張漂亮的女孩臉孔??囪?,這女孩大約有二十歲左右,穿著一身潔白的吊帶兒長裙,脖頸上戴著一圈兒白金飾物,她的頭發是那種天然的桔紅顏色,高鼻梁,大眼睛,俏眉明目。

  她笑了,笑的那么天真。

  我仿佛被她甜美的笑給陶醉了,以至于忘卻了剛才了那一番交手。盡管她偷襲了我,但我卻實在無法把她想象成我的敵人。她精致嬌艷的臉上,沒有一絲敵意。美麗的大眼睛,忽閃忽閃的,像是蘊藏著無數的秘密。以至于,我甚至忘卻了松開她,就這樣攬著她的脖頸,望著她,僵持著。

  我在想,莫非,她就是伊塔芬麗小姐?

  通過她的穿著和氣質,以及各方面綜合分析,這幾乎已經毋庸置疑了。

  “I’msorry?!迸⑾嗣賴乃縹⑽⒁歡?,順勢把頭從我臂彎中脫離,站直了身子。

  “你就是伊塔芬麗小姐?”我知道她是在為自己這種出場方式表示歉意,略顯尷尬地一笑,并用英語跟她熟練地對著話。

  望著這位漂亮的白種公主,我本想跟她握手以示禮節,但沒想到伊塔芬麗小姐竟然以美式禮節擁抱了我。我有些受寵若驚,她的身上很香,卻是那種與華夏女孩截然不同的香氣。

  “我是伊塔芬麗?!幣了依靄謔盅胛易?,率先打破了沉寂:“趙先生,我請您來您是不是感到很意外?還有,我剛才有沒有嚇到你?知道你身上功夫特別厲害,才這么冒昧試了一下,果然名不虛傳。我知道你們華夏有句成語叫以武會友,我說的沒錯吧,趙先生?”

  我猛地一驚,她竟然說的是漢語!

    1. 架空小說

      得得文學網架空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架空小說大全,打造架空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架空小說免費閱讀??醇蕓招∷?,就上得得文學網。

    1. 異世小說

      得得文學網異世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異世小說大全,打造異世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異世小說免費閱讀??匆焓佬∷?,就上得得文學網。

    1. 女強小說

      得得文學網女強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女強小說大全,打造女強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女強小說免費閱讀??磁啃∷?,就上得得文學網。

    1. 奇幻小說

      得得文學網奇幻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奇幻小說大全,打造奇幻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奇幻小說免費閱讀??雌婊瞇∷?,就上得得文學網。

    最新小說

    書友評價

    編輯推薦

    熱門小說